Cakeman

熬夜一体机,咖啡不过期

【鼠棉/补档】 Daddy   Friends   Lover


有年龄操作,幼年Chris,私设Joel25岁
OOC
轻喷,ball ball爸爸们
贼短,真的
—————————————————————————
1.加拿大的雨夜总是弥漫着一股呛人的沥青味,行人们快步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溅起了朵朵水花。
Joel皱着眉望着前方泥泞的道路,嘴里不停的埋怨着天气的恶劣和伞的没用,他握紧了手里的伞杆,生怕下一秒便被大风刮走。说真的,多伦多这鬼天气让Joel无时不刻的想跑回老家泡上一杯上好的咖啡坐在电脑桌前工作,就在他想到回了家该吃什么放松一下的时候,Joel突然发现前方似乎有什么东西趴在地上,拜托,下雨天还会有什么东西趴在地上,怎么,觅食吗?
充满疑惑的他撑着伞走上前去一看。哦,是个小男孩,看起来可能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小家伙皱着眉头,嘴唇发白,无色的雨水毫不留情的打落在他的身上,宛如一把利剑般妄图刺伤这稚嫩的身体,寒冷的天气促使着Joel吸了吸鼻子,他蹲下来小声的问道:
“嘿,孩子,你还好吗,醒醒。”
Joe试探性摇了摇小男孩,可是对方没有回应。
该不会是死了吧,他那么想着,结果等Joel摸了摸对方的脸以后才发现
“好吧,发烧了.......”
把他扔在这里似乎显得自己有些没心没肺,Joel叹了口气,弯下腰来抱起了湿淋淋的小男孩,男孩并不重,他轻松的抱着小家伙走向了回家的路,雨还下着,但是男孩的心里平添了一份温暖。

Joel重重地关上门之后便深深的叹了口气,似是要把身体里的寒气吹走,放眼望去那不足100平米的小公寓给他带来了家一般的温馨,Joel小心翼翼的把男孩放在软乎乎的布料沙发上,像是对待珍宝一般。接着他便随意的把雨伞扔在一边,快步走向卧室里的橱柜前,到处乱扒着退烧药的踪迹。
“退烧药退烧药.....啊哈,这儿。”
Joel看了看剂量,儿童是吃半片的,他拿着药来到客厅,沙发上的人睡的正香,可一旁的Joel思量着又要洗沙发套了。
他端着一杯温水和药片,悄声半跪在地板上,Joel慢慢的扶着男孩的头试图让他稍微坐起来点,上帝啊他怎么烫的像刚出炉的葡式蛋挞一样,他这么想道。
“Hey,伙计,吃点药。”Joel轻声哄着小男孩,可对方并不领情,皱着眉闷哼着拒绝。
“........”无奈之下Joel有些粗暴的扒开男孩的嘴,把药直接送了进去,钳着他的下巴,倒了口温水进去。
见男孩乖乖的吃完药,Joel算是叹了口气,刚打算走的时候才想起来男孩的全身都湿透了,他回过头看了看对方,只见男孩怀抱着自己,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看上去好像很冷的样子。
“好吧,还得给你去洗个澡。”
Joel小心翼翼的抱起男孩,一步一步的朝着浴室走去,他看了看怀中那个昏沉的小家伙
“......脸好软的样子.....”
克制住自己想要捏两下的手,Joel僵着身子把男孩送进了浴缸里,男孩因为Joel的体温一个劲儿的往对方身上凑,Joel有些无奈的笑了,他脱下了小家伙那有些破旧的衣服,才发现对方的身体上全是一道道的淤青,Joel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和男孩的衣服一道扔进水池里泡着,Joel转过来蹲下身子小心的打开水龙头,不一会一股热水便涌了出来,他轻轻擦拭着浴缸里的男孩,一边皱着眉感叹道自己的运气真差。

等Chris醒过来后,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了,他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望着天花板试图适应着强烈的光线,三秒过后意识到了什么的Chris突然间坐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没有破旧的街道或者遗弃的公园,而是一个温暖的小卧室,只见外面的太阳高挂晴空之中,窗外一片安逸,温暖的被窝和床头柜那杯散发着热气的热可可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Chris揉了揉自己湛蓝的眼睛,仿佛这一切只是在梦里发生一般。
“嘿,醒了?”
Chris闻声回头,高个子男人站在门口,嘴角难掩一丝笑意,男孩有点慌了,Chris并不知道面前这个人是谁,他只记得自己来旅游的时候意外被人贩子拐走后又逃了开来流落街头,Chris依稀记得那人贩子身上的一股恶臭,之后的他只能过着饿肚子的委屈日子,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母亲也是故意不要他的,不然怎么解释之前在多伦多商场的时候为什么母亲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给他,美曰其名来旅游还不是把自己丢进了教育机构,接着在他脑海中浮现出的最后一刻便是自己倒在雨中的场景,他甚至不知道福利院怎么走,想到这里,Chris的眼泪有些抑制不住了,不用别人说他也知道自己被遗弃了,自己的母亲甚至没有尝试过去寻找自己,Chris刚想擦擦眼泪,才发现自己身上套了件超大号衬衫,这样看来那个站在门前的男人似乎是个好人。
Joe见状走上前去,轻轻的坐在床沿上,伸手抹去男孩脸颊旁的眼泪,温柔的说道:
“别难过了,我一会就带你去警局,找你的父母,好吗?”他试图去安慰可怜的小家伙。
结果Joel刚说完Chris就哭的更难过了。
“???????!”
Joel觉得自己有些手忙脚乱,他完全不知道一个刚毕业一年的菜鸡Producer该怎么劝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 ,Joel模仿着电视里那些肥皂剧中奇怪的动作去拍了拍Chris的后背,又摸摸他的头,小声的说着没事了,过了好一会Chris才抽噎着平静下来,只见他红着眼眶嘟囔着:
“呜.....是,是我爸妈不要......不要我......不要我了...呜呜.....”Chris刚说完便又哭了起来。
“好好好我知道了别哭别哭,对不起对不起,别哭了....嘿我请你吃KFC好吗,别哭了....”床边的Joel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刚毕业都快一年的他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与正常人沟通的能力了,更何况一个小孩子,从野鸡大学毕业出来后的Joel一直窝在家里作曲,过着异常颓废的生活,吃的全靠外卖家务全靠钟点工,成堆的披萨盒子还堆在床头柜的旁边,而且房间也是在Chris睡着的时候开始整理的,这些披萨盒子都还没被来得及处理掉,Joel就连刚刚丢个垃圾都对外面的环境感到了一丝陌生,他真的太少出门了。
Chris在Joel的安慰下逐渐停止了哭泣,他抹了抹眼泪,稍微缓了会,一口气深呼吸,便小声的对Joel叙述着关于自己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我一会送你去福利院吧。”Joel耐着性子听完,无奈的说道。
“先生!请不要丢下我,求您了!”Chris再一次哭泣了,他哭嚎着不要让Joel丢下他,眼泪啪嗒掉落在被单上,浸湿了一小块布料,没人想得到那么小一个孩子哭起来能像打开了的水龙头一样源源不断。
“嘿伙计别哭了,我我我不送你走行吗,我带你去玩我带你吃棉花糖好不好,别哭了别哭了...”Joel见小家伙哭的那么难过,赶忙嘴上应付着,别人一哭他就心软。
“呜...真,真的吗.....”Chris瞪大了自己有些发红的大眼睛,霎那间,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真,真的........”Joel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肉疼了一下。
“!Yeah!!!谢谢Joel!!!Joel最棒!!KFC!!”
Joel瞬间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面前这个高兴着欢呼KFC的小男孩真的是刚刚那个哭的稀里哗啦求求自己不要离开的可怜小天使吗。
这翻脸比翻书还他妈快吧。
肉疼的预感是对的,以后找机会再送掉这家伙吧,Joel扶着额那么想着。
“Mr.Zimmerman,谢谢你。”Chris抹了抹眼角仅存的眼泪,开心的笑了,湛蓝的眼睛不再透露着悲伤,只有面对崭新生活的喜悦之情。
行吧,这家伙看起来还是挺可爱的。
“对了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来着.....?”Joel被Chris这个尊称那么一说倒是想起来还没过问对方的名字。
“Chris,Christopher Matthew Comstock。”Chris乖顺的回答道。
“......好长的名字.......你父母真的不是闲着没事儿取的吗???”
“您的名字也很长。”
“????你怎么知道的???”
“桌上的身份证,我已经背下来了,不收养我我就会出去捣乱哦,Mr.Zimmerman,还有您桌上那唯一一本二手的Macbook。”
“你是魔鬼吗。”
就这样,一个刚毕业不久的菜鸡Producer要加倍努力工作来养活他自己,和一个莫名其妙摊上自己的小恶魔。

评论
热度 ( 30 )

© Cakeman | Powered by LOFTER